济南热点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济南资讯,内容覆盖济南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济南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数码 >谁该为“失控”的数据负责?

谁该为“失控”的数据负责?

来源:济南热点网 发表时间:2018-01-08 13:07:46发布:济南热点网 标签:快递 信息 公司

  原标题:谁该为“失控”的数据负责?“内鬼”售卖公司客户数据牟利,大量数据流向市场逐渐“失控”,进而埋下电信诈骗、盗窃等犯罪的隐患,谁该为“失控”的数据负责?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内鬼”泄密事件发生后,企业应对被泄露的客户数据承担民事责任,因为企业对数据具有安全保障义务,“要求其担责不是强人所难”,快递包装可以回收利用,谁知道快递单竟然也有“回收利用”的可能,对此,朱巍表示,对个人的信息保护要未雨绸缪,不能等出了问题才去关注,对于诈骗信息的源头治理问题,执法部门需要“竖起耳朵来”,近期,顺丰、菜鸟、京东等多家物流平台和快递企业加速推出隐私面单,为个人信息安全保驾护航。

  作为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九批指导性案例之一的“勾结前同事下载客户数据售卖换钱”案件的承办人,白磊向记者介绍了这起典型的“内鬼”泄露个人信息案件,扫码才能看用户信息“双11”购物节刚过,快递派件员比平日更加忙碌,由于工作需要,她拥有登录科技公司内部系统的账号、密码、Token令牌,可以查看工作范围内的相关数据信息。

  据他介绍,今年01月起,他负责的区域开始使用隐私面单,两人商量售卖公司的客户数据赚钱:龚某提供账号和密码,卫某则负责数据的下载和售卖,事成之后钱财各分一半,有网友说:“不用花时间处理快递单,快递包装可以想扔就扔了。

  其商业合作伙伴薛某则负责通过QQ群寻找买家,将非法获取的客户数据卖出去,获利共计3.7万元,顺丰收件员或派件员将通过双向隐藏电话号码的方式联系客户,客户收件时则使用电子签收功能直接在手持终端上签收,2018年01月08日,卫某和薛某被刑事拘留,龚某被取保候审。

  早在去年01月,京东集团已经开始试运行“微笑面单”,隐去用户的部分姓名和手机号信息,用笑脸符号(^_^)代替,后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对三人提起公诉,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:“快递单是个人信息最密集的地方,信息很有价值,获取简单直接。

  ”今年01月08日,海淀区法院作出判决,卫某、薛某、龚某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、四年、三年零九个月,并分别处罚金4万元,同时,这也意味着个人信息的数据化,保管在公司手里的大量用户数据到底怎么使用,还需要给出明确说法,2018年01月至01月,吴某受网名为“阿布小组”的网友(另案处理)指使,通过网络联系上在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乐视公司”)担任工程师的阎某,并向其提供木马程序。

  把这几项信息组合起来,结合网络“人肉”,不难分析出个人爱好、家庭成员、经济情况等私密信息,乐视公司经排查发现问题后报警,某快递公司员工利用工作便利,专门收集购买书画、保健品、纪念币等贵重物品的客户快递单,整理后再转手卖给兜售伪劣保健品、假冒收藏品卖家,供其实施精准诈骗。

  被卖数据或成电信诈骗信息源头“公司不愿意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,同时,在4.8亿网购用户中,过半曾遭遇个人信息泄露,一年因个人信息泄露等遭受的经济损失高达915亿元,有些年轻人手中掌握的数据修改权限很大,处于没有监管的状态,这个风险需要引起关注。

  根据面单“质量”高低,价格也有不同,“这类案件频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购买物品为奢侈品、母婴用品、保健品等的快递单,每张则可以卖5—10元。

  ”通过非法获取个人信息,电信诈骗犯罪也日益精准,中国已经是世界快递第一大国,2018年中国快递业务量首次突破300亿件,人均使用快递近23件,“现在是精准诈骗,这些电信诈骗的信息从何而来,要拔出萝卜带出泥,建立溯源机制,要在技术上、流程上实现可追查化,做到一目了然。

 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阿拉木斯说:“快递信息泄露损害了行业,破坏了相互的信任关系和市场的正常运行,个人随意注册小号、盲目关注或注册公号、随便授权安装App等都可能成为个人信息泄露的源头,如果涉及电信诈骗,用户的财产权也可能被侵害。

  专家:企业要对客户数据泄露事件担责企业数据涉及广泛,哪些信息需要重点保护?朱巍认为,问题的关键在于区分好个人信息与大数据的关系”朱巍说,涉及个人信息的数据一旦“失控”,很可能为不法分子利用。

  ”01月08日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(草案)》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,其中也有专门章节强化电子商务数据信息保护,他坦言,从目前的实践看,数据泄露事件发生后,查找与之对应的责任人可能存在一定难度,但作为数据管理者的企业却很容易找到,用户可以要求数据管理者承担责任,比如,企业需要开发特定设备和软件,商家和站点需要安装相关组件,快递员也需要和新的配送方式磨合。

  陈际红认为,虽然企业可能也是数据泄露的受害者,但如果其未尽到企业网络安全保护义务的话,仍要承担包括行政处罚责任在内的法律责任”不少网友留言支持快递使用隐私面单,“受侵害的信息主体有权要求企业承担民事赔偿责任,但在举证上仍存在一定困难。

  如果快递公司不除‘内鬼’,即使把消费者的个人信息全部‘马赛克’了,也不能彻底杜绝消费者隐私泄露问题,“企业要依法收集客户信息,明确公告相关条款,告知用户收集使用的目的、方式和范围,并在授权的范围内使用,而包括这20万条快递信息在内的100万条公民信息,又以1000元的价格打包出售给电商老板黄某,用来发送信息宣传网店,(郭璐璐)